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突然“消失”的28亿元——洛娃集团债券违约谜团
2018-12-26 09:28   来源:新华网   作者:   

12月21日,以“洛娃”洗衣粉闻名的洛娃科技实业集团(下称“洛娃集团”)的办公大楼——洛娃大厦A座一层的沙发上坐着五六个人。一位青年男士歪着头睡着了,他旁边坐着一名年轻女士,不停地打量大厅来往的人。两人是一对夫妇,早上刚从云南赶到北京,女士是洛娃集团在当地的经销商。她说,临近春节,日化销售眼看就到旺季,10月打了40万元的货款给洛娃集团,准备囤货过年。不料,付款后一直没收到货。“听说洛娃集团出事了,我们就赶来了。”她说,此前与洛娃集团一直合作得很好,“每个月销售返点核销都非常及时。”她介绍,从2018年开始做洛娃集团的经销商,截至目前经销的销售额达数百万元。

一位来自券商的债权人王轩(化名)告诉记者:“我们去过洛娃集团在顺义的厂房,院子里拉货的车进进出出。那里的保安告诉我,现在拉货的车没有以前密集,但工厂是正常运营的。”位于望京的办公地洛娃大厦看起来一切正常。不过,自12月6日洛娃集团出现债券违约之后,在部分债权人看来,眼前的平静只是表象,违约背后疑点重重。

28亿资金突然“消失”

12月6日,洛娃集团公告称,截至兑付日,未能筹集到期偿付资金,不能按期足额偿付短期融资券“17洛娃科技CP001”本金,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据上清所公告,洛娃集团仅支付了该债券的利息2250万元,未偿还3亿元本金。洛娃集团的公告表示,10个工作日之内亦即12月20日之前,完成本金兑付。但至20日,洛娃集团再次公告表示未能兑付本金。截至目前,由于触发交叉违约条款,短期之内洛娃集团需偿付债务总额近60亿元。

即便2018年违约事件不断,但债权人表示,洛娃集团的违约依然令人难以理解。

在债权人看来,洛娃集团违约的一大疑点是,洛娃集团三季报显示账面尚余41亿元货币资金。洛娃集团人士介绍,其中未受限资金28亿元。“既然三季报显示账面还有20多亿未受限货币资金,为何会出现12月6日到期的短融券违约?”一位债权人表示。

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洛娃集团美元债投资者电话会议的录音中,洛娃集团人士介绍,2018年6月引入了对洛娃集团旗下日化和乳制品相关企业的战略投资者。但不久民企整体融资难度增大,事先谈妥的战略投资者态度转向,抽离了对洛娃集团进行的资金支持。由于9月份部分银行事先批复的贷款不贷了,叠加前期战略投资者撤资,洛娃集团账面资金不足,导致12月6日到期的短融券违约。

一位参加了电话会议的美元债投资人士对洛娃集团的解释表示难以接受。“如果战略投资者确实曾经有过,那么洛娃集团需要补充很多协议向债权人证实。”他表示。

上述电话会议中,洛娃集团方面表示,“该战略投资者是公司的上下游企业,其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入股,这部分记录在‘往来款’这一会计科目下。”但洛娃集团并未透露上述战略投资者的具体情况。

战略投资者通过“往来款”投资入股,是否在公司的会计报表上会体现为公司的货币资金?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桦宇表示,公司在制定财务报表时,有钱进来,有钱出去,必须明确这个钱是什么性质。若战略投资者通过往来款方式投资入股,公司记账应记在借款项,还款记在利息项。如果财务记载不规范,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就存疑。

记者发现,不只是在三季度,在洛娃集团2018年的半年报以及2017年年报上,均显示有大量的货币资金。其中2018年半年报为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的两位注册会计师审阅。审阅报告称,“审阅准则要求我们计划实施审阅工作,以对中期财务报表是否不存在重大错报获取有效凭证。审阅主要限于询问公司有关人员和对财务数据实施分析程序,提供的保证程度低于审计。”其中一位签字会计师向记者表示,审阅报告一般就是整体看一下,相当于把公司做报告的过程重新梳理一遍,不发审讯函,也不核定数据。

王桦宇表示,审阅就是看账目记载是否有问题。只有当记载有问题或明显与实际不符,审阅的会计师才会看出来。所以,审阅也不能保证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债务人“缺席”的债权人大会

12月21日,民生银行作为“17洛娃科技CP001”的主承销商,在洛娃大厦召集债权人大会。记者一直在楼下而未能进入会议现场,参加债权人大会的一位机构人士微信告诉记者,会议开始后,洛娃集团方面一直未有人露面,直到会议进行约40分钟后,洛娃集团才有一个人进入会场。该人士表示对“债权人大会”不知情,并表示,上午另一家承销商也召集债权人召开了债权人大会(由于触发交叉违约,洛娃集团现在已经有数只债券违约),公司高层都准时参加。

针对洛娃集团人士的说法,民生银行方面表示可出示“通知洛娃集团参加债权人大会”的邮件,但这位洛娃集团人士拒绝了债权人要求与之沟通的请求后离开会场。据债权人介绍,其在会场仅停留5分钟左右。

记者获取的关于此次债权人大会的一份录音显示,债权人大会提出的要求为:要求发行人为本期债券提供增信;要求发行人制定明确的还款计划,发行人告知后续融资以及诉诸各种方式为企业纾困的具体安排;要求发行人披露财务状况,对外担保情况、生产经营情况等;要求发行人确定定期联系机制,确定联系人;要求发行人有序偿付到期债券,希望先到期的债券先偿付;要求发行人部分偿付本期债券本金;向相关债权人定期披露引入的战略投资者等与企业的偿债能力相关的情况。

对于洛娃集团为何未参与此次债权人大会,一位债权人表示,有市场传言称,12月6日洛娃集团短融券到期之前,曾向民生银行寻求帮助,希望民生银行能够发放一笔贷款,但遭到民生银行拒绝。12月20日,洛娃集团党委书记吕晏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表示,公司遭遇金融机构临时抽贷,但她表示不便透露金融机构的名字。她说,金融机构已经批复了贷款,却临时决定不贷。不过,在12月21日的债权人大会上,民生银行方人士表示,民生银行并没有断贷。民生银行对整个企业只有6000万元的商贷敞口,不存在断贷的问题。

吕晏表示,洛娃集团一定会向债权人负责,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正在想办法筹措资金。不过,这一表态似乎并不能令债权人安心。王轩表示,自12月6日洛娃集团发行的短融券出现违约后,他就在洛娃大厦A座蹲点,却一直无法与企业的人沟通。12月20日,洛娃集团发布关于“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17洛娃科技CP001)偿付方案实施情况的公告称,洛娃集团现有未抵押不动产账面价值59.3亿元。但公告并未表明59.3亿元不动产所包含的明细清单。当天,吕晏表示相关清单已经发送券商(记者询问是否是作为主承销商的券商,吕晏并未回答),不过两家承销商表示其并未收到相关资产清单。

上述公告表示,洛娃集团拟用日化或(和)乳制品产业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此外,洛娃集团正在与政府沟通。至于报告中“洛娃集团始终保持着与相应投资者及相关中介机构的密切沟通,相应债券持有人会议及相应的处置工作正在有序进行”的表述,王轩表示不能接受。

12月20日晚间,记者来到洛娃大厦,多次尝试采访洛娃集团董事长胡克勤,以了解公司财务状况和违约债偿付细节,其表示一直在开会。

纾困民企任重道远

“踩雷”洛娃集团之后,王轩介绍,他今年的奖金没有了,还有可能被降级。

2018年以来,信用债违约涉及金额创近几年来的新高。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在最新报告中称,今年11月信用债市场违约风险未明显缓解。当月共发生违约事件23起,涉及违约主体16家,其中新增违约主体6家,仍处年内高位。

国家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因现金流紧张发生债券违约,但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前景的民营企业给予必要的财务支持和救助。

在各类政策发力为民企纾困的同时,如何才能使得值得救助的民企真正得到救助并获健康发展?专业人士表示,除了注入资金帮助民企暂时渡过难关,民企与各类金融机构之间修复信任是关乎民企长期发展的关键。做到这一点,民企改善公司治理也是关键步骤之一。(吴娟娟 许晓)



新媒体编辑:尹诚艳


相关热词搜索: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