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2018-08-07 15:20   来源:皖人春秋   作者:  许桂林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许桂林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这是众所周知的刘邦的大风歌。这首帝王之歌充分体现了刘邦建立了大汉后的真实感慨。

千百年来,人们都把项羽当作失败的英雄来歌颂,却把成功者刘邦当作痞类来嘲笑。殊不知,真正的英雄恰恰应该是刘邦。他是百败百战,百折不饶,体恤民心,善于用人,最终才能击败项羽,一战而取天下。

项羽进入咸阳杀子婴,劫掠财宝,火烧阿房宫,自称西楚霸王,俨然天下共主,分封群臣。他为了困住刘邦,将刘邦分封到巴蜀汉中一带为汉王,而却将怀王先前许诺的关中之地封给三个秦朝降将(史称三秦)。项羽立楚王为天子,但不久又命人将其杀死,以报楚王不遣他入关的仇怨。刘邦趁项羽出外平乱,暗渡陈仓,出兵关中,经过楚汉之间长期的拉锯战,在萧何、张良、韩信等的协助下,在垓下将项羽团团包围,最后项羽走投无路,自觉无颜见江东父老,于是在乌江边自刎。这场历时近五年的楚汉战争,终以刘邦一统天下,项羽彻底败亡自杀而告结束。

汉五年二月甲午,刘邦于泛水之阳即皇帝位,定都洛阳(不久迁至长安),定国号为汉,史称西汉。并立王后吕雉为皇后,立太子刘盈为皇太子,追尊母为昭灵夫人。

至此,刘邦的麻烦来了。

麻烦之一就是分封问题。高帝六年(前201年)正月,刘邦封赏功臣。由于群臣争功,一年多了,功劳大小没能决定下来。刘邦认为萧何的功劳最显赫,封他为酂侯,给予的食邑也最多。功臣们都不服气,说我们被坚执锐,多者百余战,少者数十合,攻城掠地,大小各有差。萧何连汗马之劳也没有,只会舞文弄墨,反而位居我们之上,想不通。刘邦就用打猎的故事来说服功臣们,刘邦说:“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且诸君独以身随我,多者两三人。今萧何举宗数十人皆随我,功不可忘也。”群臣就不敢再言语了。

张良不曾有战功,刘邦说:“运筹策帷帐中,决胜千里外,子房功也。自择齐三万户。”张良说:“始臣起下邳,与上会留(今江苏沛县东南),此天以臣授陛下。陛下用臣计,幸而时中,臣原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于是封张良为留侯,同萧何等人一起受封。

刘邦已封赏功臣二十多人,其余的人日夜争功,刘邦都把它们一一的摆平了。刘邦称帝后不久,在洛阳南宫设酒席宴请群臣。刘邦问诸侯,项羽为什么失去天下?我为什么能拥有天下呢?高起、王陵进言:“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然陛下使人攻城掠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与天下同利也。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刘邦说:“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这就是汉初三杰的由来,也可见了刘邦的用人之道。

刘邦称帝后,将士兵都遣散回家。下令各诸侯子弟留在关中的,免除赋税徭役十二年,回到封国去的免除赋税徭役六年,国家供养他们一年。凡民以饥饿自卖为奴婢者,皆免为庶人。高帝十二年(前195年)二月,他又连下2诏,布告天下,朝廷立意要轻徭薄赋。而各郡国对朝廷贡献过多,于是下诏规定数额,并规定进奉日期是每年的10月。

汉初实行的十五税一制,更是轻徭薄赋政策的明显例证。

刘邦早年放荡不羁,轻视儒生,称帝以后,仍认为读书无用。儒生陆贾在刘邦面前必言《诗经》《书经》。刘邦破口大骂说:“你老子我居马上得了天下,要读什么狗屁的《诗》《书》!”陆贾据理力争地说:“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乎“?刘邦虽然有点尴尬,但还是对陆贾说:“那你帮我写一本秦为什么失天下,我为什么的天下的书。”于是陆贾论述国家兴衰存亡的征兆和原因,共写十二篇。每写完一篇就上奏给刘邦,刘邦无不称赞,左右群臣皆高呼万岁,他称这部书为《新语》。后来刘邦因为平定英布叛乱回途路经山东,还亲自准备祭品,祭祀了孔子。

刘邦称帝后,鉴于全国新形势,感到:“三章之法,不足以御奸。”于是令萧何参照秦朝法律:“取其宜于时者,作律九章。”萧何在保留《秦律》六章的基础上,补充了《户律》《厩律》《兴律》三章,史称《九章律》。

刘邦晚年的第二个麻烦就是宠幸戚夫人而疏远了吕后,又认为吕后所生太子刘盈(汉惠帝)过于软弱,多次想废黜太子而改立戚氏之子赵王刘如意。

吕后很惊慌,不知如何保住太子。有人对吕后说:“留侯善画计谋,上信用之。”吕后就派建成侯吕泽去找留侯张良帮忙。张良说,这事光说没有用,现在天下有四个能人。四人都很老了,他们认为皇上看不起他们,所以逃匿山中,下决心不当汉臣。但是皇上很看重这四个人。如果你们能把他们请来,陪太子上朝,皇上见了,一定会很奇怪。有这四人帮助。太子的地位就稳固了。于是吕后让吕泽派人携带太子的书信,用谦恭的言辞和丰厚的礼品,迎请这四个人。四个人来了,就住在建成侯的府第中为客。

汉高帝十二年(前195年),刘邦随着击败黥布的军队回来,等到安闲的时候,设置酒席,太子在旁侍侯。那四个老人跟着太子,他们的年龄都已八十多岁,鬓眉洁白,衣冠非常壮美奇特。刘邦感到奇怪,问道:“彼何为者?”四个人向前对答,各自说出姓名,叫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商山四皓)。刘邦于是大惊说:“吾求公数岁,公辟逃我,今公何自从吾儿游乎?”四人都说:“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窃闻太子为人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延颈欲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耳。”刘邦说:“烦公幸卒调护太子。”

四个人敬酒祝福已毕,小步快走离去。刘邦目送他们,召唤戚夫人过来,指着那四个人给她看,说道:“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吕后真而主矣。”戚夫人哭泣起来,刘邦说:“为我楚舞,吾为若楚歌。”刘邦唱道:“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刘邦唱了几遍,戚夫人抽泣流泪,刘邦起身离去,酒宴结束。刘邦最终没更换太子,戚夫人也在刘邦死后,遭吕后拔头发、断手、断脚丢进化粪池。

第三个麻烦是清除异姓王。在楚汉战争中,刘邦为了换取各路重要将领的支持战胜项羽,曾封韩信等人为王。这样在西汉皇朝建立之初,被封的异姓王共有八人,即齐王韩信(后徙为楚王)、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韩王信、赵王张耳、燕王臧荼(后更立卢绾)、衡山王吴芮(后改为长沙王)、闽粤王亡诸。

王国的封地,多者一百多城,少者三四十县,总面积比朝廷直辖郡县还要多,而且各王都拥有兵众,行政、财政自专,名为汉臣,实为汉不能控制之独立王国,对朝廷造成很大威胁。

在刘邦称帝之后的七年中,绝大部分精力是用来对付这些异姓王。结果,燕王臧荼最先起兵,兵败后被俘;韩信、彭越被杀;韩王信、陈豨等败后叛逃匈奴,后战败被杀;英布起兵淮南,亦被迅速平定;燕王卢绾逃入匈奴。只有长沙国作为汉与南越之间的缓冲,且势力弱小得以保存,汉文帝后七年,因长沙王无子而国除。

第四个麻烦是秦亡以后,漠北的匈奴乘机南下骚扰汉朝北方边境。汉高帝六年(前201年),韩王信投降匈奴。汉高帝七年(前200年),在北伐匈奴时,刘邦自己亦被冒顿单于30万骑围于白登(今山西省大同)。后用陈平之计,贿赂匈奴阏氏才得以脱险。又接受娄敬之策,以宗室女假称长公主,远嫁冒顿单于,开始了与匈奴的和亲政策。

汉高帝十二年(前195年),刘邦平定英布叛乱后,途中路过故乡沛县。在沛宫置备酒席,把老朋友和父老子弟都请来一起开怀畅饮。乡民们还召集沛中儿童120人唱歌助兴。酒到浓时,刘邦弹击著筑琴,唱起自编的楚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让儿童们跟着学唱。刘邦边歌边舞,热泪盈眶。他对沛县父老兄弟说:“游子悲故乡。吾虽都关中,万岁后吾魂魄犹乐思沛。且朕自沛公以诛暴逆,遂有天下,其以沛为朕汤沐邑,复其民,世世无有所与。”沛县的父老兄弟天天快活饮酒,尽情欢宴,叙谈往事,取笑作乐。过了十多天,刘邦决定要走了,沛县父老坚决要刘邦多留几日。刘邦说:“吾人众多,父兄不能给。”于是离开沛县。这天,沛县城里全空了,百姓都赶到城西来敬献牛、酒等礼物。刘邦又停下来,搭起帐篷,痛饮三天。沛县父兄都叩头请求说:“沛幸得复,丰未复,唯陛下哀怜之。”刘邦说:“丰吾所生长,极不忘耳,吾特为其以雍齿故反我为魏。”但在百姓的再三请求下,刘邦才答应免除丰邑的赋税徭役,并封沛侯刘濞为吴王。

第五个麻烦就是巩固强化皇权。对此,刘邦也是想尽了办法,一是通过尊父亲太公为太上皇,二是通过对季布和丁公的处理。这两件事最终达到了他的目的。

在经历了春秋和战国长期的混乱之后,又经历了短期的秦朝统治,再加上秦末战争,这使得人们心中没有忠君的观念,还保持着战国以来就形成的“士无常君,国无定臣”的思想,这不利于皇权的巩固。刘邦通过尊重父亲来教育大臣和百姓遵循礼法,尊重长辈,效忠君主。

刘邦和父亲刘太公在一起住,每五天就去拜见一次。太公觉得没什么,也习惯了。但太公的属官却觉得不合适,就劝他说:“俗话说,天无二日,地无二主,当今皇帝是您的儿子,但他也是人主。您虽是他的父亲,但也是他的大臣。让他这个主人拜见您这个大臣,不合礼仪。况且这样也显不出皇帝的威严。”

等刘邦再拜见父亲时,太公就提前拿着扫帚出门相迎,然后倒退着进屋,不给刘邦行礼机会。刘邦很吃惊,跳下车去搀扶父亲,太公赶忙说:“皇帝贵为人主,不能因为我一个人破坏了国家的礼法。”刘邦便下诏书,尊太公为太上皇,这样一举两得,不但明示了皇帝的尊严,他也可以顺理成章地拜见父亲了。刘邦很崇尚孝道,称帝后将父亲刘太公接到皇宫居住,封父亲为太上皇。太上皇在皇宫生活日久了就终日闷闷不乐,刘邦忐忑不安,私下问太上皇侍从,侍从回答说:“太上皇以前在家乡丰邑城生活时每天都和邻居亲朋在一起以踢球、斗鸡、喝酒为乐,没有人能陪太上皇,因此才闷闷不乐。”于是刘邦在皇宫附近为父亲盖起一座新丰城,又将丰县部分亲朋邻居迁来居住。新丰城街巷布局跟家乡丰邑城一模一样,连迁来的相邻老幼和鸡犬都能认得各自的居所。

在刘邦和项羽争天下时,季布和丁公都是项羽手下的大将。季布领兵几次将刘邦打败,丁公也领兵追击过刘邦,但最后放过了他。刘邦做皇帝后,记恨季布打败过自己,就把他抓了起来。但想到自己也需要他这样的忠臣来辅佐,就不再记仇,不但放了他,还封为郎中。丁公是季布的舅舅,他听说了,就觉得连季布这样给过刘邦难堪的人都能释放做官,他这个曾对刘邦有恩的人就更不用说了。没想到,他却被刘邦抓起来。刘邦对众人说:“丁公做项籍的将领时不忠,就是他这种人使项王丧失了天下。”刘邦下令处死了丁公,还在军中示众,警示大家要做忠臣,不要学丁公。

刘邦废除秦朝苛法、豁免其徭役减轻人民的负担,如减轻田租,什五税一,“与民休息” ,释放奴婢,凡民以饥饿自卖为奴婢者,皆免为庶人,解放生产力,让士兵复员,以功劳行田宅”让士兵复员归家,给予他们土地及住宅,使他们从事生产劳作,迅速恢复提高国民经济。继续推行秦代按军功授田宅的制度,规定商人不得衣丝乘车,并加重租税等,恢复残破的社会经济,稳定封建统治秩序。同时鼓励生育,扩大劳动力。同时大力发展农业,抑制打击唯利是图的商人及残余的奴隶主阶级。刘邦还接受娄敬的强干弱枝的建议,把关东六国的强宗大族和豪杰名家10余万口迁徙到关中定居。刘邦使百姓得以生息,民心得以凝聚,国家得以巩固。

刘邦采取的宽松无为的政策,不仅安抚了人民、凝聚了中华,也促成了汉代雍容大度的文化基础。可以说刘邦使四分五裂的中国真正的统一起来,而且还逐渐把分崩离析的民心凝集起来。他对汉民族的形成、中国的统一强大,汉文化的保护发扬有决定性的贡献。

到高祖刘邦末年时,经济已经明显好转,天下新定,人民小安,未可复兴兵。刘邦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杰出政治家,是真正统一中国的人,可以说他是汉始皇,创造汉民族的人。他在汉初制订的英明国政,不仅使饱受战乱的中国得以休养生息,还开创了以后“文景之治”的富裕与奠定了汉武反击匈奴的坚实基础。

刘邦高瞻远瞩、深谋远虑,他的政治制度和对后世的安排使大汉延续了长达四百余年的中国历史上最长的统一王朝。他的一套政治体制和经济制度为后世统治者所沿用刘邦开创的大汉帝国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朝代,令后世国人景仰与怀念,他本身也另后世众多的人所怀念歌颂。



相关热词搜索: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