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7-3035678投稿:suzhouxinwenwang@126.com广告投放:0557-3054418
首页 > 正文

记忆 | 娘的味道
2018-04-04 15:39   来源:淮北日报文艺   作者:  杨健 

娘离开我们快四年了。有娘的时候没感觉,没娘的时候经常想娘。想娘的味道!

想娘炸糖糕的味道。娘炸的一手好糖糕。不管是逢年过节,还是亲戚朋友上门,特别是大哥频繁相亲那阵子,娘都会炸一锅糖糕。记得娘先烫面,再用油和面,有时面不够,娘也用红芋煮熟去皮碾碎掺在面里,把面和匀,然后盖上笼布醒透。面在那里醒着,娘开始炸芝麻,炸好擀碎拌上白糖,这糖糕馅就好了。娘支起铁锅,倒上油,一边等油热,一边做糖糕。娘抓起一坨面,团团捏出一个窝窝,然后用勺子挖一点馅放进去,慢慢团得像个圆圆厚面片,丢进油锅里吱吱嘎嘎,正面滴溜圆,侧面圆鼓鼓,焦黄透明,朝气蓬勃。轻轻咬一口,焦焦的,脆脆的,再咬一口,软软的,糑糑的,一股带着热气的香甜味就冲出来了。这味道陪了我大半生,直到娘卧床不起!现在看到街边早点炸卖的糖糕,扁扁地,皱皱地,一点精气神都没有。比起娘炸的糖糕差得太远了!一点食欲都没有。

想躺在娘腿上掏耳朵的味道。从我记事开始,经常被娘拽着坐在太阳底下,头枕在她腿上掏耳朵。娘从头上拔一个细细的黑卡子,一手拽住耳朵,一手拿着卡子,慢慢伸进耳朵里。那时娘眼睛好,上下左右,深浅把握得恰到好处,转转拧拧特别舒服。娘每挖出一块,会放在衣襟上,最后堆成一堆,好像是娘的战利品。娘一边掏一边念叨,她小时候外婆给她掏耳朵的感觉。原来娘的味道会遗传啊!以后的日子我们会经常会主动搬好板凳放在太阳底下,拽着娘给我们掏耳朵。

想娘鞋底的味道。小时候我们如果在外面调皮惹事,或者不听娘的话,特别是老师告诉娘我们学习成绩下降了。娘会毫不留情地扒开我们的裤子,拽下自己的鞋子,一下一下狠狠地打在我们屁股上。一边打一边教训,教你惹事,教你不听话,教你不好好学习。打完了,娘有时暗自垂泪。会告诫我们,咱们这样的地主家庭,惹不起人家,躲还来不及呀!你们不好好学习,哪有出头之日!并给我们解释“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道理。看着娘伤心的样子,我们会抱着娘的腿,告诉娘,我们一定好好学习,再不惹事了。娘始终信奉“棍头出孝子,娇养无义儿。”娘在我们心里永远是个强者。一致后来我也偶尔会用鞋底和犯错的儿子说话!

清明节快到了,我们站在母亲的墓前,望着那尚未返青的荒草,在乍暖还寒的春风里婆娑着,当年为娘插的柳枝已绽新绿。娘不喜欢春天,因为在娘大部分记忆里,春天是青黄不接,吃了上顿没下顿,直到晚年娘才过上不愁吃、不愁穿的安稳日子。

今年春节,新华社有一档子征集乡愁活动。我说乡愁就是躺在娘腿上掏耳朵的感觉。被作为经典留言推出。此刻,我想娘的味道也就是那乡愁的味道。我大口嗅着娘的味道。大声呼喊着:娘,我想您了!



相关热词搜索:


关注我们
微信公众号